价格扶摇直上的大红酸枝,越来越稀少了!

2018-03-16 09:03:32 红木家具厂 1070


今年,关于大红酸枝涨价增值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而市场的走向,也证实了大红酸枝扶摇而上,越来越逼近紫檀海黄。


大红酸枝在红木市场的使用由来已久,在古代,大红酸枝与小叶紫檀、黄花梨并列宫廷御用"三大贡木",是亘古的原材之一,由于古色质感,颇受大众喜欢。


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


大红酸枝在几百年中,都算得上是不温不火,没有很大的起伏,但却最广为人知,一提及红木,首印入脑海就是酸枝的枣红色。红酸枝就犹如是红木的代名词,在很多方面,它比海黄和紫檀更被大众所知,受众范围更广。


红木家具


紫檀海黄名贵,购买群体相对较少,花梨木量不及酸枝的多,小叶紫檀日渐稀缺,黄花梨目前又是有价无市。大红酸枝性价比高这个显著优势,在材料稀缺的当下,可能也要慢慢变得不那么显著了……


红木家具


从黄花梨到红酸枝,红木资源的枯竭,比我们的想象,来得更快。


随着老挝、缅甸、越南、泰国及东南亚等传统的红木来源地"截断"了大红酸枝的出口,而国内众多家高档仿古家具企业中,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企业对大红酸枝木材有需求,现在没了原材料来源,资源告急,所以如今大红酸枝的供应量很难满足市场需求,导致大红酸枝现在每吨的价格最高已达百万元。


大红酸枝的小料、次料每吨价格5万至7万元。中料每吨价格8万至15万元,口径20厘米的好料每吨价格在20万至30万元,口径在20厘米至30厘米的上等好料每吨价格在40万至60万元之间,还有些板料按其宽厚论块卖,折合下来每吨100万元。


红木家具


相关资料显示,大红酸枝的存世量已经不到6%,按目前的采伐速度,再过3年左右,大红酸枝就将无材可用。


红木家具


7年来,大红酸枝大料几近于无!


进少用多,使得大红酸枝的存量越来越少,逐步迈入奢侈品行列。2013年以前,市面上的大红酸枝材料充足,直径在50厘米的大料很多。短短四年不到,如今大红酸枝是大料、好料难寻,目前市场上大部分大红酸枝原材直径均在10厘米以下,而且大多弯曲不直,奇形怪状,可用于家具制造的料少之又少。


红木家具

红木家具


“疯狂的木头”抢购狂潮,在浙江东阳、福建仙游、广东中山等地不停的上演,而在深圳,大红酸枝原材料一度卖到断货。市场形成巨大缺口,使大红酸枝原木价格再度上涨,甚至进入无序状态,漫天要价。


红木家具


进口渠道被封,红木补货艰难。


大红酸枝家具历史悠久,其“具温润、匀质地、声舒畅、并刚柔、自约束”的特性,备受国人青睐。但是,由于耗材量过大,东南亚各国红酸枝原材料已日趋枯竭。红酸枝在泰国、越南已开发将尽,只有老挝、柬埔寨交界处还有少部分交趾黄檀。


红木家具


大红酸枝无合法进口许可证。


2017年3月21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组织于在瑞士日内瓦发布第023号缔约方通知(No.2017/023),应柬埔寨方面要求,宣布来源这个国家的针对交趾黄檀CITES许可证全部被证实系伪造。


2017年3月29日至31日,第三届打击交趾黄檀非法伐木与贸易地区间对话会议在泰国春武里和曼谷举行。会议期间,柬埔寨立法执法部的塞萨帕·拉奥表示:“自从2013年泰国曼谷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第十六届缔约方大会(CITES CoP16),我们从未签发过任何允许交趾黄檀出口的许可证,但是很多这些珍贵木材被贴上来自越南的伪造证明书,从而得以进行‘合法’商业流通。”


红木家具


中国人对木头的研究超过西方任何一个国家。


曲线、弧线的设计背后都蕴藏着几百年中国人对家具、对文化以及对人体构造的理解。随着大红酸枝原材的稀缺,大红酸枝价格开始高涨。当我们漫不经心开下一块料时可曾想过,这,也许就是最后一块了。且用且珍惜吧!

(海强红木整理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